华强北美妆“生死劫”:涉6亿走私大案破获后 严打仍在继续

原标题:华强北美妆“生死劫”: 涉6亿走私大案破获后 严打仍在继续

本报记者 郑丹 倪兆中 深圳报道

晚间10点,明通美妆市场附近的噪音持续在70~80分贝之间,拖车铁架吱吱呀呀地响,忽大忽小的潮汕话和撕扯透明胶带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名身穿白色衬衣的青年手提黑色塑料袋,警惕地向四周张望,手机聊天界面亮着荧光,一个女孩急促地凑上来,撑开塑料袋验货,双方交易后又迅速在嘈杂的人流中分散去。

在这里,形形色色的人拎着黑色塑料袋疾步,拉着行李箱的代购源源不断地从明通数码城(以下简称“明通”)里出来,站在路边招手挡车。在这条不足10米的公路上,私家车、出租车以及长货车拥堵成一团。两边商场里灯光暗淡,冷冷清清。

这里是号称“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区,其地位曾经被誉为“只要华强北打个喷嚏,中国电子市场都要感冒”。当智能手机的时代到来,华强北的电子市场跌入谷底。三年前,明通数码城率先转型销售化妆品,随后周边数码城纷纷效仿,华强北摇身一变成为业内公认的中国最大的化妆品批发市场。有多年代购经验的代购称,“全国90%代购从华强北拿货”。

2021年1月初,如同深圳的天气一样,华强北美妆业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一次寒潮。2020年12月下旬,在华强北,一起涉6亿元的化妆品跨境走私案被海关破获,几千家美妆业商户连夜带货撤退,各大美妆商场人去楼空,商户基本闭门歇业,标有“打击走私”“反走私、树诚信”“守法经营”等字眼的红色横幅随处可见。

“我们现在都在外面偷偷交易,不敢到里面去的。”27岁的张浩身材瘦小,随身背一个黑色双肩背包,侧瞄明通美妆市场前的一排巡警,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直奔马路对面。

就在1月22日晚,福田警方和海关再次出动,在明通前的公路上又一次展开大规模的稽查走私行动,一箱箱走私化妆品被清点后送上警车。

谁也不知道华强北美妆业的下一步会迈向哪里,明通数码城市场管理方的工作人员王成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说得最多的话是,“我们会积极配合政府的工作”。

秘密交易

1月14日凌晨1点左右,张浩剩下最后一个订单没有交付,先去仓库取货,再打出租行驶到3.8公里以外的一所小学附近,消费21元。下车后张浩习惯性地向四周张望,半开玩笑地问记者:“如果待会儿有人来抓我们,你能跑吗?”

张浩边步行边用方言小声地跟买主确定位置,最终在一棵没有路灯的树旁站定。2分钟后,一个身穿灰色卫衣的年轻男子迎面走来,从张浩手中接过一个鼓鼓的黑塑料袋,扭头离开。

买主是明通的商户,铺面就在张浩的隔壁。平日里,商户为了满足客户需求,会以低价在市场内调货。“化妆品品种上亿,每家不可能什么都有,如果你想留住客户,就要在市场内调货卖给客户,要么就把客户让给别人。”在华强北美妆市场,大家既在竞争,也在互助。

这趟订单,除去打车费,张浩赚了1248块钱。货是84支圣罗兰小银条108色号的口红,在张浩这里,每支售价不到120元,赚取利润15元,比专柜售价便宜2/3。这批口红是张浩和另一位朋友一个礼拜前从韩国采购的,再通过清关公司走私到深圳。

自海关对华强北市场开展打击走私行动之后,货源变得紧张,市场普遍很难进货。几天下来,张浩将自家的口红涨价到125元一支。“以前的货一个星期一个价,这几天是一天一个价。”

张浩来自潮汕,初中没毕业就投身生意场。半年前,他还只是个在明通美妆市场里帮客户发货的跑腿小哥,正常跑一单赚5块钱。随着资源和人脉的积累,张浩开起了自己的商铺。

铺面并不大,在明通美妆市场A座一处不起眼的位置,月租3万元,一次性交够半年,加上三个月的押金。张浩跟其他商铺一起从国外下单,从最开始投入3万元到后面下10万元、20万元乃至更大金额的订单。货卖得好,资金也就回笼得快。尤其是全球新冠疫情暴发后,国内代购出境受到限制,华强北通过走私货源不断,受到国内代购的关注,热度大增。

但张浩没料到,自己的商铺开张不到三个月,华强北美妆市场就经历了其自兴起以来最严厉的一次整顿。

2020年12月底,央视新闻最先对此事进行报道称:近日按照海关总署缉私局的统一部署,深圳海关缉私部门和当地警方联合对涉嫌通过跨境电商平台走私的团伙开展了集中打击行动。

报道称,华强北明通数码商城里CC美妆是这次查缉行动的重点场所之一,此外,缉私民警还对哈曼数码广场等商场的多个涉嫌走私店铺进行了查缉。行动查获大批涉嫌走私进口的化妆品等货物,抓获犯罪嫌疑人36名,打掉走私团伙4个。经查,犯罪团伙涉嫌走私货物价值超过6亿元。

王成回忆,事发突然,当天几名警察直接来到明通A座的市场部要求查几家商户仓库,在CC美妆,官方当天查获了20多万元的货。

“第一天海关来查的时候,光三件套的套盒,就被拉走六七辆大货车。”张浩的一位朋友去仓库取货被官方行动组的人跟踪,仓库直接被上了封条,里面价值200多万块钱的货目前在处理中;另有一家商铺将货搬到了罗湖区的仓库,也被查封。相比之下,张浩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1月5日,有商户的仓库被查封。 受访者供图

打击行动并未耗时太久,但震慑力较大。转眼间,商户们个个关门歇业,清一色的卷帘门垂在地上。明通一楼的商户梁旭形容自己像是身处迷宫。“自从这里被查,我都不认路了,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以前晚上大家都在打包,我们就跟打仗一样。”

除明通外,周边的曼哈数码城、女人世界、紫荆城、远望数码城等多处销售走私化妆品的市场也都变得冷清,只有二维码贴在商铺的玻璃墙上,零星几家营业的商户摆上“一般贸易”(中国境内有进出口经营权的企业单位进口或单边出口的贸易)的标签。为防便衣警察和工商,大多数商户拒绝与客户交流过多,采取线上接单,通过寄快递和面交的方式交易,散户不接。

张浩也决定转战线上,他兜里揣着3个手机,每个手机一个微信号,来回切换回复消息。“像我这样,一个月3万元租金,一天不开门就损失1000元,我还有员工工资、吃住开销加起来日均消耗3000元不止,所以一天没有赚3000元我就是亏本的。”他很清楚,在这个紧张时期,如果不“冒险”去交易,就没办法养活自己。

灰色渠道

针对此次严厉的打击走私行动,官方并未公布更多细节。《中国经营报》记者曾联系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海关、华强北辖区街道办等,都未获得正面回应。

为什么突然严打华强北美妆走私?有很多小道消息在商户间流传。有人说,一些商家为了证明自己的货是正品,在网络平台上直播走私过程,显得太狂;有人说,一些商户将明通内商铺的转让费推高到一两百万元,引发了外界的关注和讨论。

但更多人和王成的想法一致,认为这场整顿和我国2021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有关。

该《条例》规定:“国家对特殊化妆品实行注册管理,对普通化妆品进行备案管理。进口普通化妆品的,应当在进口前向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上市销售、经营或者进口未备案的普通化妆品的,由监管机构进行处罚。”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华强北美妆的货源主要包括两种方式:商家直接在香港买货,由清关公司将货带入深圳;或者直接在欧美、日韩的免税店买货,运到香港后再由清关公司将货带入深圳。

多位商家称,以上两种方式都需要自己在境外有稳定可靠的渠道,所谓的“渠道”即逃避海关监管的“走私”关系网。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进口商品进入国门需要经过正规的报关手续,缴纳税费。

深圳一家清关公司员工叶文告诉记者,按照合法合规的进口程序,进口化妆品需要交关税和增值税,不同的化妆品根据价格,关税也不一样。“例如近年美国化妆品的税率超过30%,一般来说,日韩美妆进口关税10%,增值税15%,个别化妆品还要征收进口消费税。”

就2020年底海关针对华强北的打击走私行动,深圳海关缉私局蛇口分局侦查科副科长于啸鹏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这些团伙有通关团伙,有货主团伙,货主在境外把货物组织好以后,交给了通关团伙制造虚假订单、虚假支付单和虚假物流单,然后欺骗海关,将货物运进国内。

在这个过程中,清关公司是将货带入国内的关键环节,跨境电商走私是常见的方式之一。清关团伙制造虚假订单,将这些货物伪装成国内消费者通过跨境电商平台购买的国外普通消费品。但根据相关规定,跨境电商个人年度交易额度限值为26000元。据海关缉私部门介绍,受此所限,走私团伙便想方设法盗用消费者的信息以及消费额度进行跨境电商交易。

“跨境电商本身不违法,只是瞒报、低报商品价格违法。”叶文告诉记者,因为近年来,国家严打走私,加之频繁丢货,赔偿损失较大,叶文所在的清关公司在2017年之后就不再接客户走私的订单。据叶文所知,走私的方式分为五种:背包客带货,船运带货,港牌车夹带,国际快递低报、瞒报,以及跨境电商低报、瞒报。

其中,背包客带货是最常用的走私方式,清关公司需要招募大量背包客,根据货的公斤和价值定价在每人40~100元不等,过关之后集中收货。此外,清关公司需要给背包客找好姓名、身份证号等假的个人信息匹配。叶文告诉记者:“现在个人信息很好找,市场上有很多登记信息公开。”

其次,有商户会选择托人从香港将货船运到大陆偏僻的沿海地区。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船要开很快,尽量绕过海警,有时候还要走偏僻的河道,晚上交货。”该知情人士称,有人也会直接船运去越南,再用车把货拉回中国。

“如果有香港牌照,可以夹带一些货,不用报关。”叶文告诉记者,有粤港两地车牌的车拉货比较方便,但量很少,也有被查出来的风险。而用大货车接收国际快件的水货时,就是在堵海关查验的机率。“我们会把国际快件包装得很小,虚报成价格更低的品名,一车能堆几千个快件,价值高的化妆品放最里面,比较贴近真实价格的便宜货堆在车门处,海关不可能几千个包裹都要拆开看。”

记者调查发现,在华强北美妆市场,具有可靠渠道,且能够通过背包客带货、船运及跨境电商走私进货的高端商家只占少数,更多普通商家难以达到这种地步。除了在香港免税店购货之外,市场里的高端商家也是一个重要货源。多名商家告诉记者,自己缺货时就从商场内其他商户手中购买,再转手卖出,不过这种方式会相应抬高价格。

“赌博”生意

在大多商户看来,化妆品走私的风险和利润不成正比。

“清关价格由数量、大小、重量来决定,差不多已经固定,扣除进货成本、人工费、运费等支出,最后到这边的价格不会差多少,单品我们只赚一两块钱,主要是走量。”女人世界商场的90后商户阿臻告诉记者,华强北的美妆市场竞争激烈且透明,价格普遍低于香港、海南免税店的售价。

“我们每次进货都有很大风险。”张浩告诉记者,自己在日本和韩国的朋友采购完成之后,将货送到中国香港,清关公司再以背包客的形式将货拉到深圳。“背包客便宜一点,但速度慢,一般在一个星期内收到货;船运更贵,也更快,有时候当天就能收货。”疫情期间,香港不通关,货就改为从香港到澳门中转,再流向深圳。

“货物运输过程中如果遇到盘查,跑又跑不掉时就把货推到海里,损失跟货主分摊。”张浩还有另一种保本的办法:“跟货主买保,一旦货出事,单品要多加一两块赔给商户,这是我们自己的口头合同,不是正规的。”

“走量”是走私的一大特点。在走私链条的上游顶端,进货量越大,货主给的折扣越大;商户收到货后,出货量越大,利润越高。“如果在国外采购几万块钱的货,是没有人理你的,大都是几百万、几千万元的订单,而且要提前一个月预订。”阿臻告诉记者,“有时一个月后到货,市场价格突然下跌到根本出不了货,对我们来说就是赌博。”

阿臻最近一次进货还是在一个多月前,由于海关严查,往常3天就能到的货延迟了一星期。交易时间选在凌晨,一手交货,一手交现金,地点十分隐蔽。“我们交货前后不能线上转账,打电话双方都不能用实名的号码,都害怕被抓。”换往年,阿臻可以动用自己的深圳、香港两地牌车往返拉货,但香港至今不通关,两地牌车也用不上。

2020年12月底以来,阿臻再也没有联系到清关公司,商场里几家店铺关门,玻璃上贴有“东家有喜”“关门三天”等标语,这一关就是三个礼拜。开始阿臻觉得蹊跷,直到海关查了女人世界的一层化妆品仓库后,阿臻才意识到有事发生了。“我们店才开了两个月,还没等赚钱,这个行业就被连根拔起,我没被抓就已经很幸运了。”

如今,阿臻的柜台摆满精致的礼盒,散客上门询问任何化妆品她都回“没有”。“其实有一点库存,但不想冒这个险去卖,我现在只在朋友圈卖礼盒,隔壁已经卖起电子烟了。”

被这场走私打击行动波及的,还有下游庞大的代购群体。

“最近也有很多代购专门从外地跑过来囤货,趁着价格还没有涨太高。”尽管风声很紧,身为代购的东子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开车到华强北进货。他住在深圳市龙华区,是明通商户梁旭家的常客。在华强北美妆被查后的两个星期内,东子每隔两三天就去一次,前后进了10余万元的货。“雅诗兰黛抗蓝光眼霜进货价210到220元,现在拿货都260多元了。”

讲起跟美妆的渊源,东子比华强北更久。东子从事代购已有6年,一开始,东子在香港免税店购买高端美妆,找一群15天以内没有去过香港的人背到内地,再转手高价卖出。2017年,明通开始转型批发美妆后,东子将阵地转移到明通。不过,他还是会告诉客户,货是在香港拿的。“有些女孩子要看物流信息,地点其实是可以改的。货从哪里来的不重要,是正品才重要。”东子笃定,华强北已经成为一片美妆网络,辐射范围涵盖全国。

“我敢说全国90%的代购都是从华强北拿货,因为不用自己去冒险,有的价格比我们在国外买都便宜。”东子告诉记者,在过去两年多时间,这群从华强北拿货的代购利润空间被拉大,零售价远高于华强北批发价,又低于国内专柜价。

如今,东子的工作号被加满,每天和两个同事为了接单和发货忙得不可开交。打击走私行动事发突然,东子却并不担心华强北美妆走私就此走向终结。“有需求就有市场,有钱赚就有办法。”

转型之路

“说起来,我跟华强北很有缘,华强北做什么,我就跟着做什么。”东子18岁就到华强北学组装电脑,十年前贩卖华强北走私来的翻新机,成为中国最早一批在淘宝上卖手机的商户之一,年入四五十万元;随后华强北转型批发电子配件,东子也投钱进去,结果亏了本。后东子决定进入美妆行业时,华强北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得如火如荼。

东子的自身经历,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华强北发展的一个缩影。

最初的华强北,只是福田公社上步大队辖区的一片水稻田。华强北博物馆的资料记载,1980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深圳建立经济特区,随后国防工办系统的各机部响应号召,南下深圳,先后选定了上步大队的一片山坡作为建厂之地,华强北的建设和发展由此拉开序幕。

20世纪70年代,位于粤北深山的广东省电子工业局下3家军工厂(红权电器厂、先锋机械厂、东方红机械厂)面临“军改民”,计划搬到城市。1979年,广东省电子工业局组织到深圳考察,后决定3个厂搬迁至深圳并组建深圳华强电子工业公司。

当时福田公社上步大队约15万平方米的土地,被深圳市划拨给华强公司。华强电子工业公司成为这一带最早落户的单位,市政府规划建设道路时,就将公司附近的一条大道路命名为华强路,华强北的名字便由此而来。

华强北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介绍,华强北发展伊始,主要吸纳了各种电子工厂,成为了当时首屈一指的电子产业基地。而在市场经济中,生产只是其中一环,交易也十分重要。当时的市场经济还不发达,而且受政策所限,交易需要批文,十分不便。

那时候为解决计划外的电子器材供应,国家在不同城市轮流举办电子器材交易会,召集供需方洽谈,但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在这种背景下,全国第一家专门销售国内外电子元器件的电子专业市场——赛格电子配套市场于1988年应运而生。此后,供需双方直接在赛格电子配套市场交易,不用再拿批文,价格也相对透明,电子产业的生意更加火爆。华强北的交易属性由此奠定。

直到20世纪90年代,深圳调整产业结构,华强北地价大涨,原来的工厂陆续迁离。华强北的第三产业也迅速发展,餐饮、娱乐、商场等越来越多,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华强北逐渐变成综合性城市商圈。

对年轻一代来说,华强北带来的印象更多是手机批发,此前的华强北一度是全国知名的手机“水货”市场,大量山寨机、翻新机在这里售卖,从这里发出去的手机流向全国各地。

“以前明通一条十来米的柜台也就2000多块钱一个月,现在在远望商场不到1米的小柜台却要五六千元的租金。”从2011年就来到华强北从事手机批发的范强回忆,自己在远望卖手机时市场很好,每天一层楼挤上千人,即使是冬天,进入商场也只能穿短袖,甚至还会流汗。“手机利润不大,在华强北,我们挣的是一厘一分,都靠走量。”

随着技术的发展,智能机逐渐取代了彩屏、蓝屏机,几家大型手机厂商整合了行业资源,生产、销售渠道发生巨变,华强北的市场随之衰落。“后来手机不好做了,利润太低了。而且很多手机是从香港走私过来的,国家又查得很严。”东子亏钱之后,也放手不干了。

“那几年生意不好,街道上人流大幅度减少,商场的大部分铺面闲置。”王成的同事张玲回忆,那时候明通一直亏损,不断有商家退租、换租。当电子市场持续低迷,明通市场管理方也在尝试寻找新的出路。也就在这时,有几户商家开始经营化妆品。明通的市场管理人员向这些商家咨询,经过一番调研,决定于2017年向美妆转型。

何去何从

“做美妆的商家其实就是之前卖手机的商家,都是刚开始进行尝试。”王成回忆,商家尝到甜头后,明通内涌入大量转行做美妆的商家,人气越来越旺,铺面也越来越俏。“商场A座总共6层楼,下面4层为商铺,以前闲置的铺面都租了出去。公司的收入也大增,将前几年的亏损都赚了回来。”张玲说。

美妆业以肉眼可见的发展速度在华强北蔓延扩张,明通商场的B座自2020年末也开始做美妆。两座商场总计约1200家商铺。周边的曼哈数码城、女人世界、紫荆城、远望数码城等商场也开始转型跟进。

多位商户告诉记者,华强北美妆业之所以壮大,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记者走访发现,以230毫升的SK-Ⅱ神仙水为例,在华强北批发价在670元上下浮动,专柜销售1540元;资生堂悦薇水乳套装批发价在795元上下浮动,专柜售价1440元;而官方售价530元的150ml兰蔻小黑瓶眼霜在这里只要243元就可以买到。

再者,华强北的货源也相对充足,兰蔻、迪奥、雅诗兰黛等国际知名品牌一应俱全,水乳霜、洗面奶、卸妆水等护肤用品都能在这里一站式采购。

就所售商品是否保真的问题,王成告诉记者,“不敢说市场里一件假货没有,但可以肯定地说,一般情况下顾客都能买到真货。市场里也有相应约定,如果顾客买到假货有对应的处理办法”。

华强北以其性价比优势,吸引了大量代购蜂拥而至。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观察,代购在商场提完货,出门就有快递公司发货。即使一次性大批量进货,代购们也不会耗费太大的精力和体力。

但这一切,都是华强北美妆市场长期违法或游走在违法边缘试探的结果。

一场突然的查缉行动,让华强北美妆昔日的热闹戛然而止。曼哈商场附近便利店老板有点不适应:“以前从下午到深夜,店门口一直都有人拉货卸货、打包发件,但自从被查,人就都没了。”明通前两家快递处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最近下单的商户相比以往大大减少了。

记者1月中旬在明通走访时,发现一家铺面却人头攒动。记者上前了解到,商家正在以低价处理商品。有人问是否还需要帮手,老板立刻摆手道:“马上就不干了,还要什么帮手?这批货处理完就退租,这行干不下去了。”另一位转型做一般贸易的商家失落地说,“以前店铺里的产品多种多样,但现在转做一般贸易之后,只剩两类产品了。”

“打击行动之后,有退租打算的商户不止一家。”王成分析,“来这里做美妆生意的商家,很多人都念书不多,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属于社会的中下层。有些人去了其他地方,很难找到更好的出路。”

“这个行业确实先天不足,存在法律上的风险。”在同记者交流时,王成多次称自己理解官方的做法。“国家要管控这个行业,肯定有一定的道理,也不可能让它一直野蛮生长,总是要走向正规化的。”按照王成的猜想,明通商场下一步可行的方向是一般贸易。

在华强北,通过走私进货的方式被称为“自由贸易产品”,而正常缴税有完整手续进货的,则被称为“一般贸易产品”。对于商家来说,从“自由贸易”转向“一般贸易”并不容易,除了利润空间下降之外,最重要的是商家很难找到渠道。

“因为按照他们(商家)这个层次,根本就接触不到那些代理商。”王成告诉记者,那些国际大品牌进入中国后,都有相应的代理商,已经形成相对固定的利益层。华强北现在的商家很难找到那些代理商,就算找到之后,由于拿货规模小等原因,也难以将生意谈成。

1月22日晚,警方再次展开打击华强北美妆走私行动。 受访者供图

整顿行动还在继续。1月22日晚,福田警方和海关再次出动,在明通前的公路上又一次展开大规模稽查走私行动,一箱箱走私化妆品被清点后送上警车,两边的看客摩肩接踵,正在开车拉货的梁旭看到前面情况不对,赶紧掉头。

原本送货的张浩也挤在看热闹的人群中,在朋友圈发了一句“特殊情况自提接单,只接发货”。美妆商户纷纷在朋友圈发出“今晚有鬼”“有土匪出没”的紧急通知。

张浩开始有了提前回家过年的想法,但并不准备罢手。“我穷怕了,我一定要搞。”

(应采访对象要求及保护信源,文中称呼均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515homeexpo.com/1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